劳动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动纠纷

武意长存 第一百零八章 因祸得福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1月22日

武意长存 第一百零八章 因祸得福

“吼!”楚云凡张开大嘴冲着田大富嘶吼了一声,那声音仿佛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的一般。完全不像是人类该有的声音,就仿似一只受伤发怒的凶兽在发出警告。

楚云凡扭着头,右手挥动着血骨匕,绕过自己的脖子,猛力地往后捅去,狠狠地将血骨匕插入田大富的脖子中。

“啊!~”血骨匕整只直接没入田大富的脖子中,将他的整个脖子都刺穿而过,可见楚云凡用力之猛,力道之大。在骨匕贯穿田大富脖子的时候,田大富双眼暴凸,两眼充血,从喉咙间发出一道凄厉地叫喊声。

“噗”楚云凡用力反手一拔,将血骨匕从田大富的脖子中拔了出来,殷红的鲜血顿时如泉水般喷涌而出,溅出了一丈多远,将地板都染成一片血红。

楚云凡的意识仿佛已经沦丧,转过身,血骨匕不断地捅出,狠狠地捅向田大富那还立在原地的身躯。一刀接着一刀,一个个窟窿出现在了田大富那正流逝着生机的躯体上。

“啊!”楚云凡再次怒吼一声,跳将起来,血骨匕自上而下,一刀划过,将田大富从额头中间竖劈而下,一分为二。

楚云凡怒吼着,双眼中的血色愈发的浓郁,此时的他好似再次经历了狂化一般。那种感觉跟之前的两次狂化简直一模一样,整个人的意识仿佛坠到入黑暗无边的深渊当中,永坠于轮回之间,四周冰凉而又寂静,时间就像静止在这一刻,万古不变,唯有自己一人。

在这万古不变的荒凉中,楚云凡忘记了身周的情况,忘记了自己的名字,甚至自己的存在。但他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到底是什么?他使劲地想着,想着......

忽然,他好像抓住了些什么,一个个身影从他的脑海中掠过,慕容莹、周阳、李一白等等人的名字和身影浮一一现在了他的心头。对,我是楚云凡,我不能被这柄骨匕控制,我要醒来!

楚云凡怒吼着,仿佛有着一道亮光照进楚云凡的心中,他记起了一切,他急忙抓住这个短暂的清醒时刻,心中默念起清心咒。一道道清凉之意流过心头,那股暴虐之气霎时间缓和下来,被压制下来。

血色在楚云凡的瞳孔中逐渐褪去,那双深黑色的眼眸再次展露出来,楚云凡抵御住了血骨匕的侵蚀,清醒过来。然而危机并没有就此结束,虽然他抵御住了血骨匕对于意识的侵蚀,但从血骨匕上传过来的那股磅礴的灵力却没有减弱,仍是一波接一波地涌入到他的体内,仿佛不将他的身体撑爆,誓不罢休的样子。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上次使用这只血骨匕吞噬掉那尊有着返虚巅峰实力的邪神分身时,可没有这种情况发生。”楚云凡心中有着各种疑惑需要探寻,不过此时的他没有时间细想,只能先暂时压下心中的疑惑,调动起全身灵力抵御这凶猛而来的灵力潮流。

楚云凡心念一动,体内的浩然紫气不断地从丹田处涌出,迅速地在右臂处形成一道防御,与那从血骨匕中汹涌而来的红灰色灵力不断地碰撞着,暂时将其遏制住。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得赶紧想个法子。”然而不到半刻钟的时间,楚云凡的额头已是布满虚汗,不是楚云凡的浩然紫气比不上那从血骨匕上涌出的红灰色灵力,而是那血骨匕仿若一个无底洞般,疯狂地输出着红灰色的灵力。楚云凡抵抗得越厉害,它传过来的灵力越是凶猛浩大,才不一会儿便已令楚云凡感到后力不济。

“既然挡不住,那便任其进入吧。”楚云凡把心一横,彻底放弃了抵抗,任由那股磅礴的灵力涌入自己的体内,充斥着自己的经脉,甚至涌入到丹田中。

若是有人在此,或许会说楚云凡为何不将这手中的血骨匕扔掉,一切问题便可迎刃而解。然而事情若是有这么简单,也就不用楚云凡如此之愁,甚至只能冒险一搏,任由红灰色的灵力涌入自己的体内。

在楚云凡清醒过来,感知到从血骨匕上透传过来的磅礴灵力后,他第一时间的反应便是想将手松开,扔掉手中的血骨匕。然而那血骨匕就像长在楚云凡的手中般,竟紧紧地黏在他的手中,怎么都分不开。

随着灵力地不断涌入,楚云凡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气球一般,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再继续下去恐怕就会是“嘭”的一声,被体内的灵力撑爆,炸成碎片。此时的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集中精神,试图引导着这些絮乱无章的灵力向着那些封闭着的穴窍冲去。

楚云凡的体内仿佛到处都是战场,“隆隆”声直响,如大江般浩浩荡荡的红灰色灵力竟真的在楚云凡的引导下涌向了那还未打通的穴窍,如大军攻城般一波接着一波,一波盖过一波,前仆后继地击打在那紧闭的穴窍上,将其震得发颤不已。

楚云凡牙关紧咬,脸色苍白,这种经脉撕裂般的疼痛就算肉身强如他也是难以承受。要不是没得选择,他肯定不愿这般强行突破,一个不好,或许经脉尽断,穴窍尽毁,从此沦为一个废物。

“嗤”的一声在楚云凡的心中响起,他终是挺了过来,澎湃的灵力将那道坚固异常的穴窍给冲击开来,一泻而入,汹涌着奔向前方。再过片刻,楚云凡感觉到手上传来的灵力渐渐减弱,直至消失。然而这一刻楚云凡却反而希望这股灵力不要消失,好让自己的将实力再提高些,一举达到凝神中期的极致。

“呼!”楚云凡整个人瘫坐而下,虽然才刚刚突破到凝神中期,但他整个人却仿似脱力了一般,没有半点进阶成功后的神采奕奕。

“幸好我的肉身爆发出来的实力早就已经达到凝神中期,肉身的强度远比一般的同阶武者强悍,否则这次真不知要怎么死。”楚云凡心中想着,“不过虽然危险了些,收获也不小,竟一举突破到凝神中期,也算是不枉我吃了这么大的苦头。”

楚云凡低头看着握在手中的血骨匕,脸上露出一种纠结的表情,让人无法形容,或者用又爱又恨来形容倒也比较贴切。血骨匕已经救了他两次,却也让他陷入危机之中,他深深地感受到这柄骨匕的威力,也感受到了它的可怕之处。

沉默了半响,楚云凡还是将血骨匕收入了到灵虚戒中,没有人知道此时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他朝着前方看去,看到那具被自己捅成蜂窝般的尸体,他知道那是自己做的,然而他的记忆中却找不到半点相关的痕迹。

“哎,你也算是死有余辜,怪不得我。”楚云凡站起身来,从田大富的手上取下他的灵虚戒,将神识探了进去。

“这么穷,都是些没用的东西,也就这两万多的下品聚灵丹算得上收获。”楚云凡心中小有郁闷,他最想在田大富的灵虚戒中找到那招名为鬼噬的武技功法,他也本以为这武技会在田大富的灵虚戒中,却没想到找了好几遍还是没有。

“看来以后遇到这些邪教徒还是得更加小心些。”那招鬼噬的武技的确诡异,之前一不小心中了招,让楚云凡现在想起还心有余悸。

夜幕,渐渐地褪去。一抹紫色在东方亮起,星辰缓缓隐去。

羊亭镇,首富田大富的府邸处,一道火红的亮光升起,迅速地扩散着。然后声音吵杂了起来,隐约可以听见府中之人惊慌地喊叫着,人来人往,行色匆匆。一桶桶水被众人提在手中,向着那道亮光泼去。或许刚才是一道亮光,而此时应该说是一片火红的亮光更为合适。

清晨降临,羊亭镇的村民们打开了大门,不知为何他们感觉今天有些不一样,或许是错觉吧,众人纷纷在心中暗道。

村民们打开门后,忽然发现在自家的门口放着一块金锭,那么的闪亮。

“老婆子,快来……快来……”

“怎么了?鬼叫什么!”

“有人在我们家门外放了一块金锭!”

……

此时在羊亭镇中类似于此的各种对话不断地上演着,却是楚云凡在烧毁田府之前,将田大富所有的钱财收了起来,分发给羊亭镇中的百姓们,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楚云凡站在“店掌柜”的家门口,看着那大门打开,一位妇女和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走了出来。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钱,看来我们走大运了,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啊……”妇女捡起门口前的袋子,发现里面躺着一块块的金锭子,脸上满是喜色。

“娘,阿爹怎么一夜不在,他什么时候回来啊?”小女孩仿佛没有看到妇女的兴奋之色,伸出小手,扯着妇女的裙摆。

“放心吧,你爹准是昨晚有事,怕回来晚打扰到我们,就睡在店中了。走,我带你去找他。”妇女拉起小女孩的手,向着远处走去。

楚云凡看着这一幕,久久说不出话来,感觉仿佛有着什么东西在撕扯着自己的内心:“或许我昨晚早点站出来,他就不会有事了吧……”

血糖仪哪个牌子好
生物谷灯盏细辛注射液有哪些禁忌
樟冰油效果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