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识产权

绝世武神 第二百五十八章 看清楚了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绝世武神 第二百五十八章 看清楚了

“斩他一条手臂”

很平静的声音,却让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凝固住了。

林枫,要斩独孤晓一条手臂

公卿之后,他也敢斩一条手臂

独孤晓骄傲的脸孔也凝固在了那里,脑海颤动了下,他听到了什么在他説出自己的身份之后,在他以为林枫会向他请罪之后,林枫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然后很平静的説了一句,斩他一条手臂。

这平静的声音,却让人群的内心翻起了滔天巨浪。

“你説什么”纳兰凤目光也呆滞了下,随即看着林枫,冰冷説道,独孤晓,是她的男人,是她的骄傲。

在得知有大军如扬州城之时,所有人全部都慌神了,唯独她男人独孤晓没有,很平静,骄傲无比,让这支大军,来上门请罪。

这让纳兰凤很自豪,她很想看到那支军团上门的情景,那时候,她纳兰凤,会多么的光荣,多么的荣耀,但她没有看到,这赤血统领,的确上门来了,不过却不是来登门谢罪的。

“你听,要斩我的手臂”独孤晓冷漠説道,身上透着一股冰寒之气,而同时,一带着铁血面具之人策马而出,身上带着浓郁的霸道之气。

“斩”

林枫懒得理会于他,轻喝一声,霸刀身体一跃,凌空扑出,一抹璀璨的幽冷光华一闪而逝,仅仅是闪烁了一下,便又彻底的消失不见,留下的,是在空中飞溅的鲜血。

整个空间都停顿了片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盯着在洒在空中的鲜血,心头狠狠的颤抖着。

斩了,真的斩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这赤血统领直接下了命令,斩。

而他的手下,直接出手,那一抹刀光,璀璨而耀眼,印在人群的脑海当中,无法抹去。

“啊……”

整个空间停顿了片刻,独孤晓,才发出一声凄厉的笑容,另一只手抚着自己被斩断的手臂,脸色惨白如纸,没有丝毫的血色。

而他身旁的纳兰凤,则是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花容失色,漂亮的脸蛋变得煞白,独孤晓,真的被斩断了手臂

“完了”

纳兰雄心头狠狠的抽搐了下,彻底的完了,独孤晓,在他纳兰家,被人斩了手臂,这,他们纳兰家承受不起。

“怎么会这样”纳兰雄目光带着浓烈的杀意,抬起头,看向林枫,这带着青铜面具的赤血统领。

而此时,林枫也同样看着他,面具之外的眼眸依旧是如此的平静,平静到没有半diǎn波澜。

“你要我,上门请罪”

林枫淡漠的説了一声,让纳兰雄的目光一凝,他这才意识到,林枫,他敢斩纳兰雄,敢如此张狂,会简单吗

此刻他的城主府邸,可是被一支万人的军团围困住,只要林枫一声令下,城主府纳兰家,将灰飞烟灭。

他纳兰雄,竟然顺了独孤晓的意思,让林枫来登门请罪,显得有许刺。

别人赤血铁骑的统领,向他一个统领请罪当然,这一切,都只是因为纳兰雄太相信独孤晓了,公卿之后,何等威风。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统领,连公卿之后也敢斩断手臂,説斩就斩。

“你是谁”

一道无比森冷的声音传出,独孤晓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林枫,恨不得将林枫直接撕裂掉。

“我乃是独孤家、皇城独孤氏、公卿家族之后,你连我的手臂,都敢斩”

“你一定要死。”纳兰凤也盯着林枫,目光恶毒。

“独孤氏,公卿之后我知道。”林枫眼眸中闪过一丝戏谑,淡淡的説了一声,目光再度落在了独孤晓的身上,低声道:“独孤伤,和你什么关系”

“嗯”独孤晓的目光一凝,盯着林枫道:“我兄长,你竟然知道,还敢动我。”

此刻的他捂着自己的伤口,身体不断的抽搐着。

“你兄长,果然都一样,明明没有多少斤两,却目空一切,白痴。”

林枫淡淡的説了一声:“你兄长,他难道没有告诉你,不久前在天一学院,我甩了他几个耳光,而且让他跪在我面前吗”

独孤晓的身体狠狠的颤动了下,盯着林枫,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骇然的神色。

是他,竟然是他。

他早该想到的……赤血统领,封地扬州城,他早应该想到这是他的。

只是,因为他脑海中的赤血军团,应该在断刃城才对,此时突然出现在扬州城,他一时没有弄明白,此刻他才知道,赤血军团,没有回断刃城,而是和那新晋册封的赤血统领来到了扬州城,这座xiǎo城。

林枫,烈火焚城、千里救公主,奔赴皇城,于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柳沧澜,而且,当着段天狼的面,斩杀了天狼王的儿子段寒,封侯拜将,封地扬州城。

林枫,是传奇的人物,在他的眼中,根本就没有畏惧两个字,连天狼王都不怕,敢当着天狼王的面杀他儿子,林枫,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独孤晓脸色惨白,公卿之后,也有啃不动的骨头。

人群也注意到了林枫的沉默,目光全部都是一凝,林枫,他还甩了独孤晓哥哥的耳光让独孤晓的哥哥跪在地上

此人,到底是谁,竟然如此的狂,看来独孤晓,也吃不了。

纳兰凤和纳兰雄看到独孤晓沉默,身体轻微的颤动了下,独孤晓,竟然沉默。

沉默,代表林枫的话,是真的,他的哥哥,可能真的被人甩了耳光,并且下跪。

“他是谁”

纳兰凤低声问道,不过独孤晓却没有理会他,随即,他张狂的笑了起来。

“好、好”

此刻的独孤晓显得有需癫,因为他拿林枫没有办法,论实力,他连和林枫叫板的资格都没有,论势力,他哥哥被林枫虐,他家族却选择沉默,他独孤晓能怎样

连他的天才大哥受虐家族都沉默,今日,他这条手臂,白白断了,他能不疯狂吗、“这赤血统领,是真正的大人物。”

“能带领数万的军团,果然了不起,看来独孤晓知道他是谁了,不过,却惹不起。”

人群看到独孤晓的反应,在心中暗道,纳兰家,完蛋了。

刚才还狂妄无比的独孤晓,被斩了手臂,都不敢説什么,他们纳兰家却得罪了林枫,彻底的完蛋了。

上门请罪

林枫是来了,但他们,谁担当得起

此刻的众人就都想着如何和纳兰家撇清关系,免得遭受池鱼之殃。

“纳兰雄,我被皇室册封赤血侯,封地扬州城,到了扬州城,你这城主却让我滚来上门请罪,好霸气、好威风”林枫冷漠的开口,让所有人心头颤抖着。

“你説説,纳兰雄,你该当何罪”

林枫话音吐出,让纳兰雄身体狠狠的一颤,封地扬州城,原来如此,他竟然是来接收自己封地的,而他纳兰雄,竟要林枫上门来请罪,才有了此刻林枫问他,该当何罪。

纳兰雄沉默不言,却见到林枫看向其他人,淡漠的问道:“你们説説,纳兰雄,该当何罪”

众人神色微颤,看着林枫带着冷意的目光,眼眸闪烁。

“谁最后一个开口,杀。”

林枫又説了一句,顿时立即有人吼道:“纳兰雄大逆不道,该杀”

此话一出,纳兰雄脸色一颤,狰狞的盯着那人,那人,不久前还拼命的奉承于他,此时,却説他该杀,好狠毒。

“对,纳兰雄,罪该万死,一定要杀。”

“没错,杀了他。”

人群一个个抢着回答,就怕比别人慢了一步,林枫平静的眼眸中闪过淡淡的笑意,最终落在了纳兰雄的身上,道:“你听到了吗,所有人,都説你该杀”

感受到林枫身上的一抹杀机,纳兰雄看着林枫,那双平静的眼眸,竟有一缕熟悉之感。

“你认识我,你到底是谁”目光死死的盯着林枫,纳兰雄突然意识到,林枫,本就是冲着他来的。

“你想知道”林枫那平静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冷笑,轻柔的説了一声。

“想。”纳兰雄diǎn头,他当然想。

“那好,你看清楚了。”

林枫笑了下,双手放在青铜面具之上,缓缓的将面具一开,那张清秀的面容,出现在了纳兰雄的目光当中,同时,也出现在了人群的眼眸中。

这一刻,空间变得死寂,没有半diǎn的声音

ps:沫惜,你丫的太给力了,第一个统帅,哈哈,今天要熬夜码字了,先去吃饭,最后几个xiǎo时,还有打赏的兄弟无痕就拜谢了,全额返还,哈哈,无耻的求

p

烟台治疗癫痫病方法
邯郸男科医院咋样
首荟胶囊可以长期服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