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识产权

br汤老大49岁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人物:
汤老大——49岁,自由职业者,身高1.57cm,戴50度近视镜。走起路来脚尖向外,很轻快,有些扭扭捏捏。
吴老二——48岁,下岗职工,身高1.68cm,戴400度近视镜,喜欢喝酒,瘦得有些弱不禁风。
张老五——4 岁,下岗工人,身高1.75cm,光头,戴墨镜,外貌有些像保镖。
王老八—— 8岁,画外接电话者,始终没有现身。
吴老二妻子——4 岁,打工,身材高挑,貌美如花。
死者亲友若干。


(启幕)
【汤老大、张老五急急火火地来到殡仪馆门前,殡仪馆门前挤满了人,有前来吊唁的,也有披麻戴孝的。
汤老大:(衣着邋里邋遢,头发蓬乱,嘴里叼根香烟,腋下夹着个皮包,四处查看)你二哥嘎哈去了呢?
张老五:来这么多人,招待客人呢呗。哎,我说大哥,你咋也不穿得利索点儿,把头发好好梳梳,好像是让霜打了似的,就这么见人啊?
汤老大:你不懂,大哥这叫不修边幅,给人以随意、谦逊感,这叫什么?大气!
张老五:(瞪大两只不无意外地眼睛看着汤老大)咋地?!你这就叫大气?那些要饭的可比你大气多了。
汤老大:你知道个啥,你大哥我这么多年怀才不遇,只落得个现在遇不到知音的我,有好多心里话都没地方诉说啊。要是穿着打扮起来,那还有落魄书生的寂寞的样子吗?
张老五:寂寞?
汤老大:(神情有些傲气凌人的架势)寂寞高手,怀才不遇啊!什么都不懂。
张老五:就你懂。你都怀什么才,不什么遇了?
汤老大:我平生饱读诗书,什么现代文学啊、古代文学啊、西方文学啊、医学、历史、哲学、心理学啊、天文学、推理学,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啊,等等,等等。行了,跟你说你也不明白。
张老五:你看过《白痴》吗?
汤老大:看谁白吃?谁白吃了?
张老五:啥白吃呀?我说的是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世界文学名著《白痴》。
汤老大:哦,(稍一沉吟)这个我,我看过。
张老五:你觉得这本书写得咋样?
汤老大:一般,不如(用右手掰着左手手指)《亵渎》了、《邪神传说》了、《人神欲》了,这些艳情武侠小说写得好看。
张老五:(惊讶地看着汤老大)这就是你看文学名著啊?
汤老大:嗯哪,咋地了?
张老五:得了大哥,不是你白吃,是我白痴。
汤老大:白吃,不给钱哪?
张老五:好了大哥,我唠不过你,服了行不?
汤老大:(很自信地)服了就好。对了,你打算给你二哥随多少钱?
张老五:1000。
汤老大:多了点儿吧?
张老五:咱们这关系,少了能好看吗?
汤老大:你拿1000,我不也得拿1000哪!500行不?
张老五:哥儿几个都说好了,都拿1000。
汤老大:那(沉吟一下),我手里没这么多,你先借我500。
张老五:没钱还整天胳肢窝底下夹着个包,装啥呀?
汤老大:装手机、烟、还有打火机,有点儿钱不多。
张老五:真服我了你了。(很不情愿地从衣兜里掏出一沓钱,准备数出500元来)
汤老大:(上前,一把把钱都夺了过去)都借给我得了。
张老五:(急忙往回抢)别介,你这不成癞子了吗?我还有用呢。
汤老大:(急忙向一旁躲避)先借我,哪天有了就都还给你了。
张老五:那我得等到哪辈子啊?先给我点儿零花钱不行吗?
汤老大:给,给。(点出500递给张老五)先给你这些,用完了再从我这儿拿。
张老五:咋地?好像是成了我向你借钱了呢?
汤老大:咱哥俩谁跟谁呀?狗皮帽子,没反正。
张老五:(戏虐地)那,你把大嫂借我用几天呗?
汤老大:牲口了不是,你大嫂是你拿着开玩笑的吗?
张老五:那我的钱,放屁功夫咋就成你的了,开开大嫂的玩笑还有啥不行的?
汤老大:这不能怨我,要怪就怪那些抬高物价的人。(恨恨地而又无奈地)也不知谁先抬高的物价,原来都是100元,关系好的才200元,像我们这种关系的最多也不过是500。现在可倒好,少了1000都拿不出手了。
张老五:单位更厉害,领导家要是有点儿小事儿,你不随个千头八百的,就甭想靠近领导的边儿。大事儿,可就无尽无休了。
汤老大:这都是什么风气呀?(转脸对张老五悄声地)你二哥这回可算是解放了。
张老五:(斜着眼睛看着汤老大,不解地)这是啥话呀?
汤老大:(神秘地)你不知道哇?
张老五:二哥咋地了?
【汤老大正要说什么,吴老二披着麻戴着孝,从二客室走了出来。
吴老二:(向哥俩)大哥、五弟来了?快进屋!
【两人跟着吴老二走进二客室坐下,二人一人递给吴老二1000元钱,吴老二接过礼钱,忙和妻子为二人点烟倒水,拿糖和瓜子儿。桌旁围坐着一伙人,披麻戴孝,面色严肃,正在用金箔纸为逝去的人折着元宝。
汤老大:(审视着家人为逝者准备烧的物品,不无嘲讽地)看来这人死了要比活着强多了,哈?多富有啊。
【室内的人都转了过来,目光疑惑地望向汤老大他们。
汤老大:看什么看?没文化真可怕,连我说的话都听不懂咋地?
【张老五拽了一把汤老大的手臂,示意他别再说下去了。
汤老大:你们看啊,(用手指着人们折的金元宝、包里装着的冥币、金砖等祭奠逝者用的物品)就是给死人烧的这些冥币、金元宝、金砖什么的,哪个不比活人花的钱多得多呀?一张就是上千亿。真是要想富,就得先去阴曹地府啊,都成了亿万富翁了。
【吴老二的妻子面带怒色,两眼瞪着汤老大。在桌旁折金元宝的亲友们也都怒视着汤老大。
吴老二:(面向汤老大,用手向自己肚子指了指,向身后使眼色,示意他身后的妻子与亲友,悄声地)你别瞎咧咧了好不好?
汤老大:(摆着手)什么叫瞎咧咧啊?你咋不尊重大哥了?
张老五:大哥,你说的话,在这个场合不适合。
汤老大:什么场合不场合的,这叫做正所谓忠言逆耳。
吴老二:你这是哪国的忠言啊?
汤老大:好了,不说了,不说了。(向吴老二正色地)二弟呀,晚上咱们哥几个出去喝点儿去呗。
吴老二:到了饭时,所有人都得一起到饭店去。
汤老大:这么多人?太闹得上了,不如咱们哥几个找个地方,我请你。
吴老二:你拉倒吧,我这还有事儿呢。
汤老大:多大点事儿呀?我花钱请你们咋样?
吴老二:得了吧,我家的事儿,还用的着你花钱。
张老五:(附在汤老大耳边)大哥,你这是拿我请客啊!
汤老大:(推了一把张老五)没你的事儿。(转向吴老二)就这么定了,我给八弟打个电话。(从腋下拿出皮包打开,掏出手机,把鼻子上的眼镜周到脑门儿上,查找手机号码,拨通)喂!八弟呀,我是大哥。
王老八:(画外音)大哥,有事儿吗?
汤老大:你二哥的老丈人去世了。
王老八:(画外音)啥时候的事儿呀?你们现在在哪儿?我这就过去。
汤老大:是今天上午,心梗,在医院去世的。那什么,你不用过来了,在街里找个清净点儿的饭店,定个桌,再给你三哥、四哥、六哥、七哥、九弟打个电话,让他们马上到,我和你二哥、五哥一会儿就到。
王老八:大哥,二哥家有事儿,你咋还有心思喝酒啊?
汤老大:八弟呀,你不知道,你二哥和他老丈人是一天的生日。自从你二哥和你二嫂结婚以后,你二哥根本就没单独过过生日。今天正好你二哥老丈人死了,你二哥也算是解放了,咱们哥几个就给你二哥热热闹闹单独过个生日,吃个喜儿,钱我花。
王老八:(画外音)说啥呢,大哥?不是花不花钱的事儿,老丈人可不是外人啊。你还热热闹闹的吃喜儿啥呀,咱们明年再给二哥过呗。
汤老大:不就是老丈人吗?朋交而已,用不着像恭敬领导那么恭敬,只当朋友处就行了。
【吴老二妻子、披麻戴孝的人们,放下手中的活,怒目而视,起身向汤老大围拢过来……
【吴老二、张老五急忙拽起汤老大向外就走。
汤老大:你们往外拽我干啥?
张老五:快走吧,再不走你就要遭罪了。
汤老大:遭罪?我能遭什么罪啊?
张老五:别问了,快走吧。
【吴老二妻子见汤老大被拖着向外走,怒吼着向汤老大奔来,被披麻戴孝的亲友们拦住。
吴老二妻子:(歇斯底里地大声吼叫)汤老鸭,你再敢胡说八道,看我撕了你的嘴!
【汤老大、吴老二、张老五来到室外。
吴老二:(苦笑着)让你别瞎咧咧你不听,犯众怒了吧?
汤老大:(一脸正色)我说的是实话呀,犯什么众怒?(一脸无辜地)你家弟妹今天也不知咋地了,对我一点儿也不客气,破马张飞的。没有以前一点儿的影子了,以前多好哇,多温柔呀!老招人稀罕了,我要是能娶到弟妹这样的当老婆,让我冲南天门磕八个响头,我都乐意。
吴老二:(脸。现怒色)啥?你想娶我媳妇做老婆?
汤老大:(奇怪地看着吴老二)你媳妇招人喜欢,我喜欢又咋地了?她要肯嫁,我就敢娶。人漂亮,人人都可以爱她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吴老二:你!(愤怒已极)难道在你的字典里,就没有羞耻二字吗?(伸手就要拽汤老大的脖领子,被张老五拦住,吴老二一气,转身摔门走进二客室)
汤老大:(愣在当堂,自言自语)怎么了?都这么大的火气。(转向张老五)别跟他们一般见识,这家人都病了。走,咱们找老八他们喝酒去。
张老五:(苦笑着看着汤老大)我不去了,在这儿陪陪二哥。(说完,张老五撇下汤老大走进二客室)
汤老大:(怔立当堂,一脸疑惑,自言自语)咋地了,今天咋都病了,还病得不轻啊?!
(落幕)

共 51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汤老大装大,嬉笑怒骂皆文章,一个腹内空空狗屁不是的人假装什么都懂,结果什么也不是,不分青红皂白,不分场合地点乱装一通,自己手中没钱,抢了朋友的钱还要请哥们喝酒,真是个白痴,在死者的女儿面前亵渎死者和女婿的关系,结果惹怒朋友夫人,被大家围攻险些遭罪。最后朋友们都无可奈何离他而去,他一个人站在那里不知做何感想?这个老大是不是装大了?文章诙谐辛辣,语言朴实泼辣,具有强烈的讽刺意味,令人捧腹之余留下许多深思。推荐阅读好文章。问好建民。【编辑秋心】
1 楼 文友: 2015-02-10 11:17:40 小品幽默诙谐,用质朴辛辣的语言,无情地讽刺了人世间人的虚伪的一面!欣赏!问好建民! 用心做事做人做文为人行善治疗阳痿每日吃什么
唐山牛皮癣医院咋样
糖尿病胃轻瘫腹胀能吃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