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理赔
当前位置: 主页 >> 保险理赔

恶魔法则 第两百六十章 【近墨者黑】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恶魔法则 第两百六十章 【近墨者黑】

这比利亚伯爵也是老jiān巨猾之极。度为郁闷之余,偷眼打量这个家伙。心想:他想逃避,故意把担子压在我身上……到底是战是和,关系重大,不论结果如何,最后必然得罪多多,这样的出风头不讨好的事情,我怎么能让他轻松?!

况且度为和比利亚伯爵打了几次交道了,深知道这个家伙的圆滑。当rì在dìdū的时候,杜维在奴隶市场和比利亚伯爵家的管事起了冲突,这个伯爵居然就为了对自己示好,不惜把那个管事打断了腿。仍在自己的公爵府门口放了一天。

这样不惜让自己大损颜面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可见这个伯爵大人是一个非常能隐忍的人!其实当初他根本没有对杜维低头的必要。虽然杜维爵位比他高,也受辰皇子荣宠。但是比利亚伯爵也是辰皇子还没有当摄政王时候的旧识好友,而且一向都是站在辰皇子一派的老人。不然的话,政变之后,他也不会扶摇直上,立刻就瓜分了原来所罗门家族的产业。

他宁愿自己丢了面子,也愿意对杜维示好,这样的人……反而要小心!

想到这里,杜维缓缓的笑了笑:“伯爵大人……”

比利亚连忙笑道:“你我也是旧交了。这样的称呼,可就见外啦。这样,反正现在也没有外人,以后私下里,你也就别叫我伯爵,我也不尊你公爵。大家都轻松一些吧。”

杜维想了想,笑道:“这样,您的年纪比我大多了,而且又曾经是我父亲的旧友,如果不介意,我就叫您一声比利亚叔叔就是了。”

伯爵哈哈一笑:“那今后私下里,我就叫你一声杜维好了,只是你可别觉得我占了你的便宜。”

两人客套了一阵之后,就你一声“比利亚叔叔”,我一声“杜维”。角的亲热的不亦乐乎。杜维眼看火候差不多了,就笑道:“比利亚叔叔,你家族里和草原上颇有生意来往。对草原上的一应事务也是熟悉,这次的谈判,虽然摄政王名义上是让我负责,不过我年轻又无经验,当中的一些为难事情,还要靠您来主持了。”

比利亚立刻摇头,笑道:“这话就见外了!杜维,你虽然年轻,但是说道名气,可是比我大了不止十倍啦。现在大陆上,谁不知道郁金香公爵是一个天才魔法师?而且你来西北虽然短短一年,但是就创造了无数奇迹。更何况,这次草原人潜进来……虽然战功让西北军那帮家伙领了,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西北军不过是冒领,真正击败金狼头的人是你。辰殿下看重你,也是理所当然的。这次的事情,你当仁不让!我么……在旁边为你摇旗呐喊也就是了。”

杜维心里不以为然,暗骂这家伙狡猾,脸上却笑得越发亲热:“比利亚叔叔这番夸奖,可让我有些不好意思啦!不管如何,您的年纪比我大。这证无上的事情,您也比我熟悉多了……”

“那也不过是我早生了几年,虚长了些岁数而已。杜维,这次的谈判,如果其中关节你还有什么不明了的,我知无不言就是了。辰殿下派我来协助你,我一定会努力做好你的助手的。”

两人绕了半天,这个比利亚却死死咬住“协助”这个词语不松口,杜维叹了口气,心智这个烫手的山芋对方是不肯接了。不由得苦笑一声,放弃了心中的杂念。最后凝神思索了一会儿,收敛笑容,凛然道:“既然这样……比利亚叔叔,你葱dìdū来,现在dìdū里……军部和辰殿下的口风,到底如何?”

比利亚忽然眼神里闪过一丝不以为然:“军部?哼……统帅部的那帮大佬们还能如何,不过是一天吵三次,吵得天昏地暗。辰殿下也是不厌其烦。哎!你是不知道,现在统帅部自己内部吵,到底打是不打。然后统帅部何财政部吵,到底要增加多少军费预算。再然后呢,财政部何监察署吵,责怪监察署对情报掌控不利。最后监察署和统帅部吵,责怪西北军不配合情报搜集工作……dìdū里是乱成了一团,我这里说几句不好听的……哼,再这么吵下去,也只是徒让草原人看笑话!我看辰殿下这次把事情派到你手里,把谈判的地点也搬到楼兰城来,也是为了不草原人看我们内讧,堕了自己的威风啊。”

杜维听了心中却大怒,这个比利亚东拉西扯,说的都是现在dìdū里的八卦……可这些事情,杜维何用他来告诉?自己就有dìdū的消息来源!这个比利亚嘴巴死死的,就是一点儿口风都不肯露。

杜维想到这里,不由得脸上就露出几分不满来,哼了一声,放下茶杯,淡淡道:“比利亚叔叔,现在关着门,又没有外人。你我的谈话,出了门之后,就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我诚信想问……到底是战是和,你私下里的意思如何呢”

眼看杜维不耐烦了,比利亚也知道不能再装了,装乌龟装的过火了,也是不好,就笑了笑:“杜维,你倒是心急。嗯……如果真的叫我看来么……”

他缓缓的抿了口茶,然后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压低了声音:“打不得!”

杜维点了点头,目光继续紧紧盯着他。比利亚被杜维盯的无奈,才又继续补充道:“这话也就是咱们私下里说说了……呃,在我看来,现在草原和咱们帝国,就好像是一个即将成年的少年人,和一个生了大病的壮汉!双方都是虎视眈眈,都恨不得一拳打到对方。可都心中有顾忌。少年还未成年,力气没有成长,只想能多拖些rì子,让自己的身子长得更强壮一些。胜算就能更多一些。而病汉呢,大病一场,力气大损,也想多托一些rì子,等自己病好了,力气就恢复了一些。”

杜维笑了笑:“那么这么说来,大家都是不想打了。”

“也不全是这样。”比利亚无奈的叹了口气:“双方都知道自己的情况,但也知道对方的情况。少年人虽然明白自己要时间来成长,但是也担心时间一长,对方病汉的病好了,打起来更加费力。而病汉也认为,自己虽然病没好,但如果真等到自己病好的那一天。恐怕少年人也变成了成年人,力气更大,打起来就更不容易了……这便是现在的矛盾啦。”

其实比利亚说的这些,杜维也是知道。但是他总需要逼这个副手表态才行。想到这里,他继续问道:“既然是矛盾,为什么比利亚叔叔,你又说打不得呢?我倒是觉得。长痛不如短痛。既然怕将来打起来费时,不如干脆现在拼着付出一定的代价,把这个少年人打趴下。就算自己损失大一些,也一劳永逸。”

比利亚伯爵心里一跳,看着杜维狠狠地眼神,心中一突:这个小子倒是够狠!不过他立刻道:“你的想法就和现在dìdū的那些主战派一个论调了。不过……我看么,这个论调虽然有道理,但是做起来也未免太难。一来呢,一旦我们对草原人动手,西北军该怎处置?让西北军区打草原,先不说我们调不调的动这帮军阀……嘿嘿,假如他们不听调令怎么办?难道让我们调集北方和南方的部队,又或者把王城禁卫军开到西北来?那样西北军会有什么反应?万一打了起来,西北军是帮我们还好,假如他们在背后捅我们一刀子……那就坏了。”

这句话就直接说道点子上了。

帝国目前的状况,实在经不起一场战争的失败!无论是刚刚上位的辰皇子也好,还是病态显露的帝国也好,现在需要的就是稳定!

杜维眼看比利亚说了点真东西出来,这菜满意的笑了笑:“这样看来,比利亚叔叔说的果然不错,看来是打不得的啊!”

比利亚却赶紧道:“这个……我这也只是自己的一点看法,做不得准!杜维,你身为这次的全权负责人,可听而不可盲从。大主意,还是要你自己拿捏得好。辰殿下对你信任之极,而且,我看殿下现在自己也没有一个决定,所以才会把权利交给你。如果你决定要打,我想殿下多半也会支持你打的!我来之前,听说了在dìdū里,殿下一连两天,都召集了军方的极为大佬进皇宫里彻夜长谈到天亮呢!”

杜维心中冷笑,真的是放权给自己么?恐怕是让自己当恶人吧!

杜维来自前世的那个世界,自然是知道“弱国无外交”这个道理的!试想,假如当美国的外交发言人,自然是风光无限,要打伊拉克就打伊拉克,要打阿富汗就打阿富汗。可如果是清末的李鸿章,那就惨了!

最倒霉的是,无论是战是和,自己恐怕都要的最一帮dìdū的权贵了。

自己主张战,那就得罪了鸽派。如果主和,那就得罪了鹰派。

和比利亚谈了会儿之后,这个老狐狸借口长途旅途劳累,先下去休息了。杜维却立刻找来了菲利普商量。杜维现在是越发的依仗这个成长飞速的幕僚了,而且身边的隆巴顿等武将,开始的时候也颇为看不起这个文弱的年轻人,但是后来渐渐的对他尊敬起来,私下里都觉得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一个宰相之才。

和杜维谈了会儿之后,菲利普思索了会儿。忽然提出了一个办法。

“公爵大人,我倒是觉得。可打可不打!这个决定权,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既然辰皇子丢给了你,你就不能丢给别人么?”

杜维苦笑道:“我倒是想丢给比利亚,不过这个家伙比油还滑。死活不肯上当啊。”

菲利普笑了笑,低声道:“丢给自己人是丢不掉的……那么,不妨丢给草原人呢?”

“嗯?”杜维眼睛一亮!这话就如一道亮光,立刻照亮了心中的迷雾。杜维赞赏的看了菲利普一眼。忽而笑道:“好你个菲利普,一年多来,你现在的电子可是越来越狡猾了!”

菲利普也是轻轻一笑,躬身道:“在大人的身边做事……嗯,您当初和我说的那句话叫什么来着……啊,是了:靠近红就变红,靠近黑就变黑。”

杜维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一句:“什么东西……我说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罗兰帝国的人看来果然无法明白真正的东方文化啊,不过杜维随即醒悟过来,笑骂了一句:“好你个菲利普,这是拐着弯来说,你的卑鄙是跟我学来的了?”

菲利普微微一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有了主意,杜维立刻轻松了许多,于是就下令着手准备谈判的事情了。

比利亚伯爵带来了慢慢已满车的文件,其中足足有两大箱子,都是之前在dìdū谈判多rì的坦帕记录。杜维大略的翻了翻,却没有什么是在东西,满枝都是记录的一些双方互喷口水的东西,是在没有什么有营养的内容。

就好像两个sè厉内荏的家伙互相叫嚣“你来打我啊!”“有种你先动手!”“有种你先动手!”“你先打!”“你先打!”

这些政客的口水,和万通的吵架,其实也不过就是辞藻更华丽一些罢了。

嗯……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草原人……倒是一个极好的主意啊!

便秘吃什么通便快
预防小孩感冒药
血管堵塞用通心络胶囊管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