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理赔
当前位置: 主页 >> 保险理赔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474章 毒倒一片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474章 毒倒一片

这一招不可谓不重,恩威并施从来也都是致胜妙手,尤其是现在所施用的对象都是一些死要面子的所谓人民领导。再三思索之后,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从中拿出了那些东西开始签字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拿着盒子的人却是突然伸手拿出来了个东西按了一下。

“呵呵。各位不要着急,那些文件你们人人有份,一个人只需要签写一个自己可以掌管的那一部分就好了。”

这话一出,那些人的神色当即一怔。这还不算完,当他们看到了那文件上的内容后,一个个的脸色也变得铁青了起来,忍不住的朝着周围吼了起来,“你这是犯罪你知道吗!你这是找死!这些东西我们是不会签的!你还是做你的弥天大梦吧!”

只可惜,在他们说话之间,那个送文件的人却突然身形一闪,到了那些人的身前,在他们没有反应的瞬间在他们的口中拍进去了一个什么东西。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几个人全部完事儿才过了一分钟不到。

“你,你给我们吃了什么!”

那些人一惊,一个个惊恐的看向了眼前的人,那个让他们差点忽视的人。只是那人站在那里并没有回答他们的话,似乎现在根本就听不到他们的话一般。

而就在此时,那个声音好像知道了他们的后悔一般,竟是突兀的响了起来。

“我想你们应该会很生气,也对,我这要求是那么的无理。”

那声音说着,却是没有让人感觉到丝毫的歉意,就像是挑衅一般,刺激着众人的神经。

“不过你们也都说过,答应的事情就要做,不然你们跟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呢?是不是?所以不要再刷花招了,如果不好好合作的话,这笔交易的违约金,你们怕是承受不起。”

那声音在说完后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众人心中发寒。现在可是真正的骑虎难下了,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来的,更不要说现在他们还成了领头羊,更是倒霉大发了。

要说现在最轻松的就是肖父了,而他的那些不下也是有些嘲弄的看着那些人,真不知道这些人是脑子是怎么长得,居然会这么傻,真是有意思。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这样他们心里会很好受,但是论大局观的那,那就不容乐观了。肖父看着是很轻松的样子,但是心里可是紧张的要命,正在加紧分析着一切,试图打破现在这个被压制的局面。

只是可惜,人家并没有给他那般破解的机会。之所以安排这里,就已经做好了万全之策,不然是不会引导他们到这里来的。一时间,肖父也是一筹莫展。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思维去换位思考,同样也不知道该怎样把那人的目的真正摸索透彻。

那些资料虽然他没有看,但就算是猜也猜到了一些,无非就是一些关乎他们利益以及地位的地方,甚至可以想象,有危害国家哪一方面的,不然他们不会面色变得那么难看。

要是一般的事情的话,他们虽然难做,但也不会害怕。这也从侧面给表明了,除了那些自己保不住的那些以外,其他的倒是都可以去做。顾忌,无疑也是一把双刃剑,当你顾忌的时候,不是暴露你的底线就是在暴露别人的底线。

把柄被那人握着,那人倒是不急,也给了这些领导们一个思考的时间。还别说,这事儿就是靠谱,那靠谱的程度就好像拿准了那些领导一定会签署一样。

这一番思考又是一大些时间,而那人也明显并不着急,静静的等着好消息。

只是两方人都不知道的是,就在这段时间里,孔瞑已经带着肖雨晴左拐右拐左摸右摸的摸到了目的地。

身形虽然没有消失,但是孔瞑却用了一些小手段,导致那些人都没有看到两人进入到门口前方的一个隐秘土坑中。

这个土坑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故意弄在这里的还是咋的,反正那地利实在是好到要爆的程度了。在这里不进那些暗哨都看不到,就算是里边走出来的人也不会注意到这个地方,除非他们会特意找这个地方。

这土坑也不知道是挖了多么久,在那周围都已经长起了一些草,此时俩个人到了里面就算是偷看上面都不会有人发现他们。

轻车熟路的带着肖雨晴到了这里,直到进到土坑里后肖雨晴才拽住了想要出去的孔瞑,有些怀疑的问他道:“你怎么会对这里这么熟悉的?”

“这个……”孔瞑一愣,借着呆住了。

这个问题他还真不知道,之前也没有想,现在被肖雨晴一个问起,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了。不过他的脑袋可不笨,只是一愣就想好了理由。搭了搭肩,他对肖雨晴讲道:“这里以前来过几次,所以有些熟悉。”

“好了,你现在先听我说。”

孔瞑知道这个谎言一定会被破,但是现在也是完全没有关系,大不了到时候再回去解释就是的了。现在时间就是生命,他要是在这么纠缠下去,一旦除了意外情况,那可是两人都承担不起的了。

“好,你说。”

肖雨晴虽然心里有些不信,但现在看孔瞑一脸郑重,也知道他可能要说一些重要的事情了,所以也暂且把刚才孔瞑说的话放倒了一便,认真的听了起来。

“雨晴你听我说,现在是非常时刻,你一定要冷静的听我吧话说完,一丝不落的记在脑子里。”孔瞑慎重的说着,最后看了看后,对她道,“现在起,你就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如果不放心,你可以偷偷的观察着外边。记住,我不来带你走的话你不能暴露出来,知道吗?”

见到他说的这么慎重,再加上第一次见到孔瞑说话说的这么重,她也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看到她点头,孔瞑也是微微心安了下,继续对她道:“记住,是任何人。你看到任何人都不准出去,哪怕看到肖伯父都不行,你能懂吗?”

“嗯嗯,我知道了。”肖雨晴点了点头。

只是在听到她这样答应孔瞑却是摇了摇头,“你现在要记住,不管待会儿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又看到了什么事情,都不准出去,知道吗?唯一可以出去的时候,就是我下来把带你一起出去。你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肖雨晴有些压抑,但见到孔瞑的脸色后,她还是点了点头,“嗯。”

孔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去的了,反正在交代完一切后,他的整颗心就开沉寂下来,没有了感知一切情绪的敏锐。

对肖雨晴笑了笑后,他跳出了坑,悉悉索索之间就消失不见。还好肖雨晴刚开始的时候就是被他拉着那么走的,不然此时见到一定会以为是一直巨大的老鼠在作怪呢。

不过还不得不说,之前两人行走的有些慢,而此时孔瞑的速度绝对快的可以,足足有之前四五倍的速度了。

不一会儿时间孔瞑就消失在了肖雨晴的眼前,最后消失在了那入口之中。

在这一过程中,没有一个人发现这里的异样,而孔瞑在进去之后就把自己身上的气息全部隐蔽了起来,收敛到一种感觉不到存在了的地步。当然了,这也只是相对的而已,若是有实力比他高深的就能感知到他的存在了。

不过孔瞑可是知道,这里面可没有能比自己更强的存在了,而现在除非是人面对面的出现在他的身前,不然是肯定感觉不到他的。至于电子设施那些高科技设备孔瞑倒是并不在意,那些东西只需要稍稍有能力一干扰,就会显示出错误的数据显示。

至于该如何做,孔瞑并不知道,不过他可是知道一点,那就是能量的互通性。这就跟平行是有传递性一个道理,既然源头都是能量,那么他只需要释放强大的能量就可以起到对那玩意儿的干扰作用。

也许这里的人都不会知道这个,就算是知道的也有可能是只经历过而不懂为什么的人。

孔瞑是一个高智商的修行者,他可以充分的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虽然闭门造车,但却毋庸置疑,比那些按部就班的要好很多很多。有时间剑走偏锋又何尝不是另一条好的去路呢?

也许现在不会有人懂,但是当到了某种境界后,一切都已经定向后,他们会发现,自己已经错过了很多好的时候。

也许从未有人这么说过他,也许从未有人跟他说过,但是他却可以自己去悟,可以自己去理解去通透,走一条别人从未走过的路,自己的路。

他不知道他的这些行为都是在开宗立派,只是随着自己的想念在做罢了。

对于肖父所在的地方自然是难不住他,不过在去往的过程中,孔瞑却是感知了一下整个空间内是不是有摄像头之类东西的存在,如果有的话,他就要做点手脚小心应对了。如果没有的话,他会少掉很多麻烦。

当然了,他就算是要出手,也不能让他们看到自己的伸手,不然会引起怀疑的。虽然他不怎么喜欢那些条条框框的规矩,但是他也知道一旦自己给打破了,那么会给自己跟自己周身的那些人带来麻烦。

这可不是简简单单说说而已,而是真会带来麻烦的。当然,他并不知道那会是什么麻烦。

当把一切隐患都弄好之后,孔瞑笑嘿嘿的朝着肖父等人所在的地方走去,整个过程中没有一点点的紧张之感,还时而的观察一下四周的环境,显得极其惬意。

在肖父那里的那个黑衣人孔瞑当然也是知道的,只是他并不担心。那样的程度虽然有些难缠,而且自己还是受制的,但是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在绝对的能力面前,那些都是浮云。

平静的走到他们附近的一个角落后,孔瞑静静的看了起来。众人的站位并没有处在安全范围之内,这一点让孔瞑有些无奈。除非从自己快速出现到那人的身边的时候那人才发觉,那倒是还好办。如果自己刚一出现就被他给发觉了呢?接下来以人质来要挟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孔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虽然是来救人,但是也不想肖父出去背负骂名。还好,他一开始来的时候就是打算不暴露自己的实力的,所以他贱笑了一下后,从储物袋中掏出来了一瓶子东西。

那是一瓶毒,无色无味的毒,至于效果就是让人浑身麻痹。虽然孔瞑是不想用的,但是现在嘛,能用就得用了。

用能量将其中的一点提了出来,而后屈指一弹,在瞬间就没入了那黑衣人背后的一处穴位之中。

在人体之上,是有麻穴存在的,而麻穴的存在也并非的唯一的。一般的麻穴是在手臂跟肩膀那链接的那大片范围之中,但是在背后后的脖颈中枢位置也是有着麻穴存在的。当然了,其名字并非是叫麻穴,之上有那个效用而已。

毒素瞬间的进入,再加上所处位置的奇妙,那人几乎是瞬间绷直了下,而后就倒在了地上,瞪大了眼睛面色痛苦。他似乎想要说什么,也想要做什么,但是发现那都没有用,什么都做不了,就好像身体不是自己的了一样。

孔瞑有些小得意,不过这效果可只是在一瞬就不行了的,所以他行动也要尽快了。手腕一抖,又是一丝被提出来,不过确实被孔瞑用能量给分解了开来,化成了稀释后的不知道多少倍,而后猛然朝着众多领导的那边挥了过去。

吧嗒吧嗒……

一连串的倒地声音响起,就连肖父也不例外。

一切完事儿后,孔瞑若无其事的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走到那黑衣人的身边随意的拍打了几下,那人的眼睛登时瞪大,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不要害怕,我有不好男风。”孔瞑对那人咧嘴笑了笑,随后伸手在他身上摸了几下,最后将手放在了他一侧的口袋之中。

当孔瞑抽出手的时候,在他的手中已经攥着了一个东西,正是之前用来通知的那个小物件儿。此时这个东西虽然还能用,但是却被孔瞑给干扰掉了,完全是跟没有发生意外一样。

拿在手里若无其事的端详了一阵后,孔瞑也没有在想那么多,直接塞到了储物袋中,从地上拿起了那几份签署的东西来。

粗略的一看,孔瞑面上没有表情。在那人诧异的目光中,孔瞑离开了这里,但是在不久后又回到了这里,只是他的手中多了那么一捆绳子,怪异的绳子。

虽然他并没怎么接触过绳子,但是通常的绳子他也见过不少了,但是当孔瞑拿过他的那个来,那人还是傻眼了。他很难想象,那样的绳子是从哪个坑货哪里买来的,为什么可以那么丑?而且看起来怎么那么脏?这确定是没用过的吗?

好吧,其实就是没用过的。之所以那么怪异特别丑,都是因为这是孔瞑简易凝结出来的就是了,目的就是解一下燃眉之急。

当然了,虽然看起来丑,但是耐用程度绝对杠杠滴!

将那人双腿双脚都绑好后,他转了个身子又把那人上下左右都给绑了绑。这绳子孔瞑虽然没有弄太多,但是也绝对没有多短。等到他把那人给绑好后,只能看到地上有一个跟球一样的玩意儿正倒在哪里一动不动。

脑袋早已看不见了,让孔瞑给绑在了两只手臂的下边,而两只手臂则是跟脚上的绳子完全隆到了一起。想想吧,那样普通人绝对受不了,亏了那人不是普通人。不过即便这样,他也有种要疯掉的冲动。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高手居然这么防范对手的!而且还是防范被自己弱很多的对手!

都说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今天他总算是见识到了。以前总是听师傅那一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今天总算是见识了一回!

孔瞑才不知道那人怎么想自己呢,而且他也不在乎那些人怎么想自己。将他给完全弄好之后,孔瞑也松了口气。神识中查探了一下,发现一切都还如常,于是就走到了肖父的身边,将他给弄醒了。

刚醒来,肖父就要动手,不过在看到身前的是孔瞑之后,那伸出来的手又停在了那里,看着孔瞑有些发愣,“孔瞑?你怎么在这儿?”

孔瞑汗颜,不过还好,他不是自己来这里的。平静的看着他,孔瞑无奈道:“之前去警局找你你没在,然后我们要到地址后就往这边赶来了。”

“对了,你怎么进来的?”

一开始虽然有些楞,但是现在他也回过神来。不过就在他刚问出来的时候,他看向了那个黑衣人所在的地方,一时间像是噎着了一般说不出话来了。

“他怎么……”

有些傻眼,不过孔瞑却是就此摊了摊手,“所以喽,我进来的是就看到你们都躺在地上,这不刚弄清你了么。”

“哦。”肖父点了点头,似乎也是觉得是这么个理,“是这样。”

见到肖父相信了,孔瞑也就完全没有了担忧,将他扶了起来。

勃起功能障碍是怎么回事
手术后便秘吃什么蔬菜水果
河源男科医院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