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大泼猴 第六百二十五章:停下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大泼猴 第六百二十五章:停下

淡薄的云雾之间,依稀可见大批的兵将踏着铁甲铿锵往来。↖,

一把把的兵戈在微光之中泛着寒意。

短短的时间里,南天门已经从原本开放的状态变成了严防的铁桶,所有人都已经将神经绷到极致。

“女娲娘娘,和那猴子,究竟是怎么打起来的?”南天门的城楼里,玉帝撑着桌案咬牙问道:“此事究竟牵涉几方,是否有我天庭人员牵涉其中?”

在场的天将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干咽了口唾沫,李靖低声道:“回陛下的话,臣不知。”

“不知……不是已经派了探子出去了吗?”

“两人实力均极为强横,难以接近。要查清事情的症结,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所以……至今尚未有回报。”

话到此处,李靖便没再往下説了,只是微微抬起眼皮看了玉帝一眼。

那城楼中的其他几人也都一个个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望着玉帝。

此时此刻的玉帝,早已处于极为焦虑的状态了。

他一会伸手掐着晴明穴闭目养神,一会撑着桌面紧蹙眉头,一会又不安地往南天门外张望,绕着长桌来回走动。时不时还伸手拿起桌面上早已看过许多次的谍报翻看,简直就好像准备要将它们全部背下来似的。

那目光始终飘忽着,至始至终,却又都没看身前的众将一眼。

堂堂君临三界的玉帝,一碰到这猴子就变成这般模样,这让他怎么有勇气面对自己的下属呢?

好一会。玉帝又咬着牙低声问道:“可曾派人将事情通报给三清?”

“已经派人去了。但三清皆闭门不出。不见。也不接谍报。”

玉帝差diǎn将握在手中的奏折给甩了出去。好不容易顿住,却也只能深深地闭上双目。

此时此刻,他简直死的心都有了。

为什么每次一出事,平日里作为天庭庇护者的三清便都将他好像弃子一样丢了,不管不问呢?既然天庭那么廉价,为什么还要让自己这些人每日累死累活地折腾呢?

这玉帝当得,实在憋屈!

沉默了好一会,玉帝只能眨巴着眼睛。近乎无奈地转而问道:“那妖猴,我们近期没得罪他吧?”

“回陛下的话,那战场附近地域,天庭没有安插半个山神土地,也极少派出巡天府巡查。若非战斗动静太大,怕是我方至今都还不知道。故而,我方人员牵涉其中,得罪妖猴的可能性,很小。”

“如此一来,若真出事。就只能出在女娲娘娘身上了。她修为如何?”

“陛下,臣还没上天任职。女娲娘娘便已闭关。对于她的事,臣……着实不知。”

“天庭的书库里,没有记载吗?”

“没有。若想知道,恐怕还得问问天庭的老人才行。”

玉帝咬紧了牙,攥紧了拳头又朝着空荡荡的南天门外望了一眼。

正当此时,一位天兵匆匆走了进来,单膝跪地。

“启禀陛下,接下界快报。那妖猴正向东而去,女娲娘娘……似乎也向东而去了。”

“似乎?”玉帝一愣,厉声问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似乎也向东而去了’?”

被这么一问,那天兵也是懵了,只得向李靖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无奈,李靖只得轻轻摆了摆手示意那天兵退下,自己则往前一步拱手道:“陛下,女娲娘娘诡异莫测,先前的战报中,她甚至不曾显出真身。下界如此禀报,该是为了谨慎起见。”

説罢,李靖又是小心翼翼地望着玉帝。

然而,此时玉帝的思绪却早已经不在此处了。

他一手撑着长桌,闭目蹙眉,时而瞪圆双目,不多时又重新闭上,如此反复多次,似乎已经陷入了纠结之中。好一会,他才喃喃自语道:“妖猴向东,她也向东。这是在追击吗?他们会不会……追着追着,跑到南天门来?当年那猴子闹事也是这样,天上地下闹了一通,最终还是指向南天门……”

李靖眨巴着眼睛不敢吭声。

许久,玉帝深深吸了口气问道:“女娲娘娘的修为究竟几何?”

李靖嘴角顿时微微抽了抽。

这问题刚刚才问过,又问……

无奈,碍于君臣关系,李靖只得硬着头皮答道:“回陛下的话,臣不知……”

“不知不知,这也不知那也不知!”玉帝一掌重重拍在桌案上,怒道:“连最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朕要这巡天府,要这南天门何用?万一他们真的打到南天门来了,如何抵御?啊?你告诉朕,你有何良策,如何抵御!”

“陛下教训的是!”李靖连忙抹了一把汗,拱手道:“臣这就去查!”

説罢,李靖迅速往后退了两步,转身就走。临走之时,还悄悄给一旁的哪吒使了个眼色。

见状,哪吒也连忙朝着玉帝行了个礼,道:“陛下,时间紧迫,臣忽然想起北区的防御似乎还有些不足,臣想……”

“去吧去吧。”玉帝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diǎn了diǎn头,哪吒也后退了两步,转身就走。

这刚一踏出大门,他就悄悄朝后方白了一眼,嘴里嘟囔着:“问问问,问个屁。能把那猴子撵得到处跑的,还能是天庭对付得了的?除了南天门一关,还能怎么的?就这diǎn兵力,还能防出朵花来不成?”

一抬头,哪吒刚巧望见正在门前等他的李靖,一下愣住了。

李靖瞧着哪吒冷冷地説道:“不要多话。”

哪吒连忙缩了缩脖子:“父亲教训的是……”

转过身,两人缓缓朝着远处走去。

“现在的陛下跟以前的陛下有些不同,像这种时候。还是不要站在朝堂上的好。”

“孩儿知道了……”

正当此时。那身后不远处的一位卿家高声吆喝道:“启禀陛下。太白金星带到——!”

……

花果山。

幽暗的洞府中,一盏孤灯长明。

草小花面对这堆积如山的书卷正头疼呢。

六百多年前的花果山妖国相对于人类的国度来説,其实并不大。满打满算也就六七百万的子民。相比之下,也仅仅是中等而已。但与此时的人类国度不同的是,他们10个人当中也挑不出一个识字的,而在当初的花果山妖国,却是几乎每一只妖怪都能读书习字。

这一区别导致花果山拥有比天庭更丰富的藏书,即使妖国覆灭。那遗留下来的书籍,也依旧是一个天文数字。

这些东西能丢吗?

肯定是不行的。那里面,记载的是关于花果山的所有一切。按照猴子留下的训示,什么都能丢,就是不能把这些书给丢了。因为这些是传承。只要这些东西还在,无论妖族面临如何绝境,都还有复兴的希望。

草小花并不知道猴子説这些话的时候的时间、地diǎn、用意。不过,作为花果山齐天宫的内务总管,她有义务去保护这些东西。

一只白兔精小声道:“小花姐,还是让我们来吧。也就搬出去晒一晒太阳。回头再原路放回来便是了。我们还是可以做得来的。”

摇了摇头,草小花轻声叹道:“光你们我不放心。算了。也不是第一次了。”

“诺。”

要保存一册藏书不难,要整理十册藏书也不难,但要定期整理整整二十个书库的藏书,一本本检查,那就真的不容易了。就是每天孜孜不倦地光干这件事,一个轮回,那也是要五年之久。

正当草小花指挥着几个小妖开始将那些个书册往外搬的时候,小七忽然从洞府外冲了进来,急匆匆地奔到草小花面前。

“不好!小花姐,上次那个自称是大圣爷师妹的女人又来了!”

“啊?”

“真在外面嚷嚷呢,説要见你!”

説着,小七拉起草小花的手就往洞府外奔去。

……

“草小花——!你快出来啊!有急事!很急,是你们大圣爷托我来找你的!”

掠着花果山一片荒芜的地表,清心好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

一里开外的乱石堆中,草小花却只是远远地看着。

“小花姐,要不要派个人和她谈谈?”

“不。”草小花注视着远处的清心,摇头道:“先不要轻举妄动。如果一个不小心有人落到她手里,就麻烦了。交代大家都躲好。”

“诺!”

来回转了许多圈,清心只能顿住身形,拿出联系猴子的玉简贴在唇上。

“我到花果山了,可是草小花不肯出来。”

“你跟她説是我让你去找的,你是我师妹。”

“我已经説了,可她还是不肯出来。”

“这不可能啊……难道她已经不在花果山了?”

“那个……”清心支支吾吾地説:“我上次和她打过一架……”

“啥?”猴子顿时一愣。

“那时候我还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会打……我真不是故意的,真不是……”

沉默了好一会,那玉简另一边的猴子冷冷问道:“你之前跑到我花果山,究竟是干嘛去了?”

“我……我什么也没干。”

“什么也没干?”

清心的眉头皱得都快拧出水来了,千言万语都堵在喉咙里,不敢説,不能説。无奈,她只得支支吾吾地説道:“要不……你告诉我diǎn什么花果山的暗号之类的?”

“不用了,我马上到。”

“你到现在还不信我?”

“我觉得比起你,我更信任草小花。”

説罢,猴子直接便断去了联系。

无声无息。

清心呆呆地握着玉简悬在半空中,一时间,竟无所适从。

许久,她淡淡笑了笑,轻声道:“不信任也好,不信任……往后,大概也不会再有什么纠葛了吧。”

她永远忘不了剖开的心中找不到的“爱”,永远忘不了猴子在月树上唯一存在过的花。

两世的纠葛,付出了所有,到头来也不过换回了似是而非的怜悯。

远远的,猴子的身影已经飞了过来,越来越近。

她缓缓落向一处山坡,将玉简帖在唇上,轻声道:“解药已经有了,不过另外还需要一个药引。就是草小花原型凝出的露水。只要滴在解药上,服下便可。”

将药瓶放到了石头上。就在猴子抵达的前一刻,她腾空而起,转身离去。

既然早已知道往前一步是深渊,不如,今生就在这里停下吧。未完待续。。

ps:话説,今天深夜应该还会有一章~求月票求订阅特别是求全订~

风湿性肌肉酸痛的原因
陕西治疗妇科医院
治疗术后ED的有效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