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涉案者揭电信诈骗特点每次对话都是场心理博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1月09日

  发案数比去年同期飙升260%!电讯诈骗案年末 井喷 ,给成百上千的家庭带去刻骨铭心的惨重经历。

  骗子是如何行骗的,市民又是怎样上当的?身在局中的人,无疑体会最深。本报走近被骗市民和身陷囹圄的谎言编织者,在与他们的对话中,解构骗局,警醒市民。

  行骗者: 要让他人相信,首先要让自己相信。

  走进提篮桥监狱,与身穿囚服的张炜面对面而坐。戴着眼睛、文质彬彬的张炜是台南人,如今却与弟弟双双在沪服刑。他说,如果不是被 朋友 利用欠下巨额高利贷,他的人生本不应该一落千丈。也许正是这种被出卖的挫折感,令他的价值观产生巨大扭曲,逐步从 被骗者 转变为 行骗者 。

  被骗后去泰国加入 桶子

  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服刑已有1年,但张炜依然对电信诈骗很关注。 我常常在监狱图书馆的报纸上看到各种有关电信诈骗的报道。花招真是层出不穷,比当初我在 桶子 里的那个时候又有了新的变化,什么奥运会、中国好声音、非诚勿扰,社会上有甚么新鲜事,流行什么,都能成为骗子借来包装的道具。 不过,万变不离其宗, 说到底,还是要哄骗市民到银行去转账,而上海人因为对 信息泄露 十分敏感,往往反而更好骗。

  入局前,张炜是台湾一家洋快餐店的老板,年收入有百余万元新台币(约合20余万元人民币)。但是,一个所谓的朋友利用他的名义借下高利贷60万元新台币,后来利滚利变成几百万元新台币, 朋友 人间蒸发,把烂摊子丢给张炜。2009年,快餐店宣告破产,张炜东躲西藏,有时连饭也吃不上。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 朋友 教给他一招, 到泰国进 桶子 去吧,包你发财! 在台湾,说到闽南语 桶子 ,人人都知道,这就是电信诈骗团伙的代名词。混不下去的张炜带着弟弟一起去泰国,成了 桶子 里负责拨打、接听的基层 桶仔 。

  基层做起一年提成百万

  张炜回想,最初,都是人工拨打,后来,团伙购买了络运营商的络群呼平台,不仅可以在设定的号码范围内自动搜索拨打和群发短信,还能将对方上显示的来电号码修改为110、114等特定号码。

  多次尝试后,我们发现,中西部地区人的较难接通,而且对方往往搞不清楚甚么叫 信息泄露 、 洗黑钱 ,北方人则对我们的南方口音十分敏感,不相信,局面很难打开。 张炜说, 相反的是,上海人的素质高,即使是陌生来电也会接,还会认真听对方的内容。加上上海人对信息泄漏、账户安全之类的事情比较敏感,比较好骗,很多 桶仔 都把上海人作为主要对象。

  桶仔 每月有6000元底薪以及2%的提成,在泰国,有这笔钱可以过得十分惬意了,张炜兄弟俩看到钱赚得如此容易,不禁越陷越深。三个月后,张炜升为二级 角色扮演员 。

  要让别人相信,首先要让自己相信 ,经过培训和实习,张炜完全进入了角色,只要戴上耳麦,接通,就能挺直腰板,自信流利地说出: 你好,公安局。 曾有人由于他的台湾腔而质疑其身份,他就常常收看中文电视节目,努力纠正口音,让自己听上去更像 上海警察 。

  二线没有底薪,只能通过多骗人来赚取5%的提成。张炜骗到的第一笔钱来自于一个听说自己的信用卡被盗刷的中年男子。一番对话,他将转给专门负责指导转账的三线 主任 。很快, 主任 做了一个象征成功的V字: 转了 0万元! 带着短暂的内疚和1.5万元提成,张炜的骗术更加自信和娴熟。以后1年多里,他的提成竟高达100余万元,据此计算,一个 桶子 骗得赃款就高达两三千万元。

如何给小孩健脾
肠胃不好经常拉肚子
宝宝流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