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纠纷

引发了一场全国媒体的质疑风暴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1月19日

2009年6月12日,湖北省枣阳市法院一次不寻常的执法事件,引发了一场全国媒体的质疑风暴。杨燕林和另一名拍摄者被以 非法用摄像机摄制法院的执行活动,干扰法院执行公务 为名,处以拘留十五日、罚款1万元的处罚。

在络和全国媒体的质疑声中,枣阳市法院院长田玉兵向杨燕林道歉,并称拘留杨燕林等人是 法院的习惯性做法 。

执行现场拍摄录像遭拘留

法院习惯做法 没有法律依据

公共场所禁止摄像?

杨燕林和马耀军均是枣阳市财富广场小区的住户。财富广场是枣阳市最高档的商住小区,这里住着102户住户和98家商住户。

2009年6月12日下午2点20分左右,杨燕林听到小区外面有吵吵嚷嚷的声音,她到小区大门前看到,来了很多法院工作人员、公安民警、武警消防战士、城管队员、医院的120救护车。

这是在干什么呢?她拿出随身携带的照相机,用照相机的摄像功能拍摄吵吵嚷嚷的现场。正拍着,杨燕林的没电了,她随手把照相机交给邻居马耀军继续拍摄,她则回百米外的家中换电池。

马耀军正拍着,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喊叫: 那个摄像的,把他抓起来! 随后,几名法警冲上前将马耀军按倒在地,抢走了相机,并删掉所摄的镜头。随后,马耀军被戴上手铐塞进法院的警车。

杨燕林从家中取到电池出来,听到有人在一边大声喊: 把她(杨燕林)抓起来,她刚才拍了录像的! 四五个法警上前将杨燕林围住,强行扭住杨燕林双手铐上手铐,连推带搡地把她推进了法院押送犯人的囚车里。杨燕林剧烈反抗且大声质问: 你们凭什么抓我,我犯了哪条法律了?

杨燕林被法警扭送进枣阳市公安局拘留所。和杨燕林一同被关进拘留所的还有马耀军和另外 名财富小区的住户。马耀军的拘留决定理由是: 非法用摄像机录制法院的执行活动,干扰法院执行公务。 杨燕林被法警抓住时,手中并没有摄像机,因此,杨燕林的拘留决定书上的理由是: 妨碍法院执行公务。

杨燕林收到拘留决定书后大惑不解,难道就是因为她在公共场所拍了法院执行的录像,就构成 妨碍法院执行公务 了?哪一条法律规定公民不准在公共场所拍摄录像?

6月1 日,在杨燕林等人的据理力争之下,法院工作人员口头通知,只要每个人写个 悔过书 ,就可以提前放出拘留所,而且要罚的1万元款也可以象征性的写罚单而不用缴罚款,因为开这个罚单主要是给财富广场开发商看的。

为了尽快走出拘留所,向襄樊市中级人民法院控告枣阳市法院的违法行为,在法院工作人员的强行要求下,杨燕林等人违心写下 悔过书 后被提前放出拘留所。

走出拘留所的杨燕林满心悲愤地在她的博客中写道:为什么小小的一件录像事件竟给我带来如此的灾难,我拍录像违反了国家哪条法律了?

质疑声四起

6月15日,杨燕林向襄樊市中级法院提出申请复议,请求撤销枣阳法院错误的拘留罚款决定书。

杨燕林聘请的律师杨建新在申请复议的代理词上指出:枣阳法院的拘留罚款决定书认定杨燕林、马耀军等人妨碍公务证据不足,拘留罚款决定书适用法律错误。杨燕林、马耀军没有用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执法,没有阻碍开发商施工,更没有采取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任何一部门工作人员执行公务。枣阳市法院滥用法律条款。更让人不理解的是,当天财富广场开发商的工作人员也在现场进行长时间的录像,法院为什么没有对另一方录像人员进行拘留罚款?

6月27日开始,《新京报》《成都商报》《南方》《新民晚报》、新华、人民等媒体纷纷报道或转载了杨燕林因摄录法院公开执行而被拘留的消息,一时间,媒体针对枣阳市法院的评论和质疑声如潮水一般涌向枣阳法院。

枣阳市法院在司法拘留决定书上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第一款第六项: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可依法拘留、罚款)。

媒体首先质疑的是枣阳市法院拘留杨燕林没有法律依据和滥用法律条款,来自北京和广州的法律专家也纷纷在媒体发表评论,认为枣阳市法院 非法用摄像机录制法院的执行活动,干扰法院执行公务 的理由没有法律依据,是错误的执法行为。

媒体和络铺天盖地的质疑,引起湖北省襄樊市委高度重视,责成襄樊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调查。6月29日,中国法院发布一条题为《襄樊中院调查 枣阳业主拍录法院执法被拘 事件》的消息,称襄樊市中级人民法院已成立调查组,赴枣阳调查此事。

6月26日,成都某媒体采访枣阳法院院长田玉兵,针对的提问,田玉兵回答说: 目前 非法拍摄法院执行活动 规定的确是没有。但执行现场是禁止拍摄的,必须得到法院的同意,如果法院告知当事人,当事人不听劝阻,就是干扰法院执法,法院是习惯性这么做的。

7月2日,枣阳市法院院长田玉兵约请杨燕林到院长办公室谈话,田玉兵没有想到,这次谈话的内容被杨燕林录了音,而且他们谈话的部分内容后来被发布到上,由此又引起全国媒体的一片哗然。田玉兵的话一时成了络最流行的 语录 。

杨燕林:你们关错了,要给更正,还要给我道歉。

田玉兵:现在这个社会,有些事不要那么较真儿,你还很年轻,不要把大好光阴浪费这个上面。过去毛泽东时代刘少奇不也受冤被关了起来,邓小平不也被关过,忍一忍不就过去了。我相信一个月以后,这件事,你就不会那么看了,也不会那么愤怒了。

田玉兵:好,就算我们关错了,我个人对你道个歉,你看行吗?再按我们枣阳的水平,一天的误工费是 0元,你觉得这有什么实际意义吗?你觉得你为此事天天上访有用吗?我知道的一个上访者,上访了8年天天带着女儿,最后事情是解决了,可他的女儿为此失去了上学的机会,现在15岁了,读书时光都错失了,他做得值吗?还有几个女的现在还在上访,天天啥事不做,为此弄得倾家荡产,如果你一定要一个说法,她们会有可能联系你,让你加入她们的队伍。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也很有才华,为什么不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呢?你认为你这样做值吗?

业主与开发商权益之争

其实,这一事件的背后,还隐含着一场开发商与业主的占地纠纷。

杨燕林、马耀军所住居的财富广场小区是房产开发商天行健公司的一期工程,2007年,200户居民和商住户陆续入住小区。

2007年12月,天行健公司二期工程开工时,突然扒掉一期工程的围墙,并要拆除一期工程小区内的10间停车场和自行车棚,并把拆除地划归二期工程。这一行为引起小区业主的激烈反对。业主认为,一期工程中规划土地和物产依据《物业法》,属业主的共有财产,《物业法》规定,任何人无权处置业主的共有财产。

而此时,天行健公司所持的二期工程规划图上,枣阳市规划局已将一期工程规划图中的部分公共用地划归了二期工程,开发商正是凭着二期工程的规划图,要拆除一期工程中的自行车棚和10间车库的。

业主和开发商僵持不下,为这一纠纷,双方反复打官司,一直打到襄樊市中级人民法院。业主认为,根据《物业法》,财富小区一期工程竣工后,任何人任何单位都没有权力强占一期工程全体业主的共有财产,因此请求法院判决开发商停止占有一期工程业主的共有财产。而枣阳市法院和襄樊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中,均以开发商 施工手续齐全 为由,驳回了业主的诉讼请求。

双方的官司一直延续到2009年,其间,开发商坚持要占地施工,业主方团结一致阻止开发商占地施工。

2009年6月11日,开发商再次向枣阳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财富小区杨燕林等1 名业主 停止侵害,排除妨碍 。第二天,便出现如上所述,枣阳市法院联合公安、城管、武警等部门,来到财富广场小区门前,以 先予执行 的方式 排除妨碍 。强制执行过程中,遇到杨燕林、马耀军等人摄像,法院便以 非法用摄像机录制法院的执行活动,干扰法院执行公务 为由,强行拘留了杨燕林等人。

法院的习惯性做法

杨燕林等人还列出了枣阳市法院很多 习惯性做法 。

2009年6月11日,开发商向枣阳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财富小区1 名业主 停止侵害,排除妨碍 。枣阳法院第二天作出裁定 先予执行 ,并于当天下午违反法律程序,在没有把民事裁定书等相关法律文书送达杨燕林等1 名被告人的情况下,强制执行 排除妨碍 。

6月11日,枣阳市法院拘留杨燕林等人时,应该先开具拘留决定书,并告知理由的情况下,依照法律程序拘留。而杨燕林等人是在送到拘留所以后,法院工作人员才将空白拘留决定书送到拘留所填写。枣阳市法院在杨燕林等人没有暴力阻碍执法的情况下,滥用法律规定: 用暴力威胁等方法抗拒执行公务情况紧急的,必须立即采取拘留措施,可在拘留后,立即报告院长,补办批准手续。

6月15日,杨燕林向襄樊中院申请复议,按照法律规定,申请复议在襄樊市中级法院立案后,应在5日内给予答复。而此时的枣阳法院接到通知后,应该立即将所属案卷上交襄樊市中级法院,可枣阳法院无故拖延时间,在杨燕林等人的强烈要求下,15天以后才将案卷交襄樊市中级法院。导致襄樊市中级法院的复议结果在立案1个月之后的7月16日才通知杨燕林等人。

杨燕林等人还列出好多例子,他们认为,枣阳市法院在处理业主与开发商的地产纠纷时,这些 习惯性做法 ,明显有偏向开发商之嫌。

7月16日,襄樊中院通知杨燕林等人到中院领取复议决定书。襄樊市中级法院认为:枣阳法院以马耀军录制法院执法活动干扰法院执行公务为由,对其拘留罚款,没有法律依据,应撤销。枣阳法院以妨碍公务为由拘留杨燕林等人,没有严格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程序送达起诉副本等,拘留、罚款程序违法,应撤销。

杨燕林等人对襄樊市中级法院的复议决定很不满意,他们在准备交给上级机关的《对复议决定书的有关意见》一文中提出:申请复议书的第一条就是复议 没有妨碍枣阳法院执行公务 ,而且在襄樊市中级法院的听证会上,她和另4名被拘留者多次请求法官审查他们5人没有构成妨碍公务,这是申请复议的核心问题所在。但是,襄樊市中级法院没有在复议决定书上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襄樊市中级法院回避是否妨碍执行公务这个问题,那是不是说,枣阳法院要按规定送达法律文书,那么拘留我们就是正确的了? 杨燕林在《对复议决定书的有关意见》中提出质疑: 为什么复议决定书对杨燕林等人没有妨碍执行公务只字不提?为什么避重就轻只谈程序,不讲实体问题?本案复议的焦点应是申请人的行为是否构成妨碍法院执行公务。而襄樊市中级法院出于保护一审法院的心理,在复议决定书上回避了这一热点问题。这份决定书让人看后觉得杨燕林等人还是妨碍人民法院执行公务。

现在,她虽然得到了枣阳市法院违法执法的结论,但是,她还要继续用法律的武器向违法法官申请国家赔偿,她还要弄清楚,她的什么行为构成 妨碍执行公务 了。

镇江十佳牛皮癣医院
优卡丹牌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
济宁癫痫病专科医院